宗教与邪教

in #cnlast year

在当今世界,宗教不是一个易谈论的话题,对于那些牵动千百万人神经的宗教尤其如此。但正因为如此,宗教才几乎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一个对社会有责任感的人很难闭口不谈它。涉及宗教的最重要的常识大概是:好宗教与邪教判若云泥。这果然是事实吗?

d3207716.jpg

成功的宗教

宗教一定是一种让人虔敬得屏声敛息的东西,在宗教冲突有增无已的今日尤其如此。不过,若只是赞颂宗教的成功,则并无忌讳。世界上最成功的宗教,毫无疑问就是所谓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

佛教 今天佛教在世界上的影响不算太大,但它是最古老的大宗教,不能不首先说到它。佛教大约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由今尼泊尔境内的迦毗罗卫国王子乔达摩·悉达多创立,教主称佛祖,或者释迦牟尼、如来、世尊等等,佛乃“觉者”之意。佛教徒必须遵循教主的修行方法,悟到生命和宇宙的真谛,最终超越生死,弃绝烦恼,获得完全解脱。

一般认为佛教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公元前后。佛教能突破从来都保守排外的中国文化的严防,得到朝野的容纳甚至扶持,尤其在士人中有广泛影响,可以说是它的最大成功。在亚洲之外,佛教没有吸引到多少徒众;但作为一种思想流派的佛学,却在西方知识界获得很高评价。不过,在印度本土佛教却逐渐式微,今天几乎销声匿迹。

基督教 它是今天的第一大宗教,教徒超过了22亿(2010年),其影响遍及全世界。教主耶稣广为人知,不必再说。从各方面说来,基督教都具有一个世界性宗教的典型特征:教主具有救世主、真神与圣人三者合一的形象;信奉唯一全智全能的神:上帝;教义包含平等、博爱、律己、普救众生等人道内容;有标准、完备、普遍流行的宗教经典;教义、教派都独立于世俗权力,但在许多国家曾取得与世俗权力平起平坐的地位;在传教或者宗教冲突中,教徒具有狂热的献身精神;宗教场所遍布各地,是高等级文化艺术的集中地,等等。

伊斯兰教 它发源于7世纪的阿拉伯半岛。伊斯兰教一开始就是一个极强势的宗教。它的唯一经典《可兰经》,虽然承袭了基督教《圣经》的某些元素,但更多地体现了教主穆罕默德这个沙漠流浪者的信念、愿望与狂想,充满了对异己的仇恨与排斥。不同于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崛起伴随着一场高奏凯歌的血腥征服,伴随着阿拉伯人在亚非欧三大洲的强势扩张。伊斯兰教所具有的征服力,是精神力量与“铁血崇拜”的某种完美结合,其无坚不摧的效力,几乎举世无匹,至今仍然使全世界望而生畏。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伊斯兰教是有史以来最强势的宗教。今天,伊斯兰教徒即穆斯林已超过16亿(2010年),似乎仍在快速增长中;如果继续保持这种势头,伊斯兰教或许迟早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宗教。

成功之道

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创教者。但即使是他们自己,大概也没有梦想到自己的宗教会如此成功。三大宗教不可思议的成功,无论如何都是文明史上真正的奇迹。宗教的成功,未必仅仅取决于教主。那么,成功之道究竟何在呢?也许,没有人能完全解开这一秘密;人们至多窥探到某些端倪。

天国在望 成功的宗教都是群众性的宗教。少数使徒无论如何优秀,也撑不起一个有影响的宗教,广大的信徒才是宗教力量的真正基础。但用什么来吸引众多追随者呢?信徒并非都是圣徒,不可能只作牺牲不图回报。吸引信徒的回报就是期许中的天国。无论信徒的愿望与誓言如何神圣,他们的真实心理其实是很世俗的,许诺的天国也不能不具有世俗的形象。

佛教的天国就是“极乐世界”;基督教的天国就是天使所在的天堂;伊斯兰教的天国就是美女如云的花花世界。如此美妙无比的境界,肉体凡胎的信徒岂不心向往之?若没有天国,一个苦难无边、万劫不复的前景还能有号召力?比较而言,伊斯兰教的天国最世俗、最赤裸、最有号召力;基督教次之,佛教最空洞。因而伊斯兰教最有吸引力,基督教次之,佛教最差。三者的成功度也就是这个次序。你会说,毕竟基督教是第一大宗教啊!但那是基督教挟西方巨大的经济、文化优势之故,岂全是宗教自身力量所致?

组织网络 支撑宗教的力量,会因适当地组织化而十倍地扩大。除了极为自敛、原始、守旧的寺院之外,佛教别无组织,这无疑是佛教弱势的主要原因之一。基督教曾経有与国家权力平行的强大教会组织;而在长时期内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国家的组织几乎就是伊斯兰教的组织,其力量的强势就更不必说了。

世俗权力 对灵魂的控制与对躯体的控制,无疑会相得益彰;宗教权力总不免觊觎世俗权力,在创教的早期尤其如此。伊斯兰教初起时期的哈里发国家,以及今天的某些伊斯兰国家,是政教合一的,其中的伊斯兰教具有完全的世俗权力。除了个别例外,基督教国家都不是政教合一的;而且近代已确立了政教分离原则。不过,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仍然握有不容忽视的世俗权力。除了西藏等极少数例外,佛教未曾掌握任何地方的世俗权力。三种宗教影响力的差异,与其掌握世俗权力的差异,显然不无关系。

正乎邪乎?

评价宗教远不是轻松的事情,就如同在前苏联评价苏维埃一样。幸而,我们是一个几乎没有宗教意识的国度,这就少了许多顾忌,因此不妨略说一二。首先不妨指出,任何宗教的信徒都会认定自己的宗教圣洁无比,是人间正道之所在。至于局外人的观感,就可能十分不同,至少难以认定某个特定宗教已达至善。

社会理想 创教的救世主们都对于他们所处时代的社会弊端有所感触,对世人的苦难具有深切的同情,当然希望社会有所改良。只是,他们对现实社会前景抱有悲观的预期,将希望最终寄托于天国。对于现实社会,他们可能提出若干原则,最核心的原则就是平等。佛教教义的核心就是众生平等;基督教与伊斯兰教都有“教徒互为兄弟”的教义。

但是,伊斯兰教容许对于女性肆无忌惮的奴役,至今保留一夫多妻制,鼓励对异见者与异教徒的恐怖屠杀,对完全无辜平民滥用暴力,这些都成了对平等原则的讽刺。

道德戒律 在原教旨的意义上,三大宗教对于教徒的道德都有很高的要求,某些方面甚至近于苛刻。在很大的程度上,这与教主本人及其早期门徒的严格自律有关。正是这种自律所树立的道德形象,大大提升了宗教的影响力。三大宗教见于经典的那些道德戒律,至少有一部分得到严格遵守。例如佛教的独身、戒荤、节欲;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早期的教士独身;伊斯兰教的戒淫、戒酒等等。

但无论宗教教义如何冠冕堂皇,宗教戒律与人性本能欲望的长期战争始终没有结果,而且愈来愈显溃败之势。而在今天的一些伊斯兰地区,在宗教名义或宗教纵容下的屠杀、虐待、抢劫、奸淫、毁灭,无所不用其极,任何道德戒律都荡然无存。

神界幻象 人类之相信神、需要神、似乎与神同在,实乃自古如此,并非来自宗教。或者恰恰相反,正是对于神的想象与思考促成了宗教的产生。与原始的神的观念不同,宗教将神规范化了。一神论的宗教确立之后,此前杂乱无章的神界就被扫荡一空。宗教关于神、神的生活、天堂以及宗教神学所描述的一切,都成了一种格式化的信仰。神学知识的来源及其所遵循的逻辑,显然都不可能在现代理性科学中找到适当的位置;它们只能信仰,而不必思考;只能感应,而不能论证;对神灵不望其现身,只望其护佑,如此等等。

宗教所呈现的,就是这一大堆东西,其中有激情、有信仰、有善意、有坚守、有盲从、有荒唐、有邪恶、有毁灭……,你如何去评价它们呢?宗教不服从理性的逻辑,你别去和他们讨论为什么;宗教信仰扎根在灵魂深处,你别去追寻什么证据;宗教永远坚称自己就是正义,在宗教名义下所做的一切,都不要以世俗的标准去评价其善恶;宗教只服从“主”的裁判,不服从世俗力量的裁判。这样一来,这个世界就有了两种价值、两种权力、两种力量,一种是世俗的,一种是宗教的。每个世人既是世俗的,也可能同时是宗教的,两个不同的系统能够相安无事吗?如果发生冲突,将由谁来裁决呢?

邪教安在?

世界上有邪教吗?当然有,按照官方的裁定,“法轮功”就是。

一般地,到哪里去找邪教呢?不妨看看中国历史。

白莲教 1796年,嘉庆皇帝刚刚从乾隆手里接过帝位,乾隆盛世的余晖尚未褪去,却有一场兵祸从天而降,这就是白莲教大起义。起义爆发于四川、湖北、陕西边境地区,后来扩及河南、甘肃,参加人数达数十万。清政府调集了16省的兵力、耗费2亿银两、经9年的艰苦战争,才将起义镇压下去。

白莲教是中国历史上真正成形的一个大规模民间宗教组织。因其多次卷入反抗朝廷的叛乱,长期处于地下,因而其详细历史并不清晰。它的起源可上溯至唐代,渊源于佛教的净土宗。早期的白莲教提倡念佛持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其教义简单,经书通俗,对下层民众颇有吸引力。在元,明两代,都出现过由白莲教组织的民众起义。元朝初期,白莲教一度被官方接受,其规模迅速壮大。后来教义、教派日益芜杂,其面貌日益模糊。它的活动一直延续到近代。

天理教 1813年,即在现代武装的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之前87年,一支仅仅拥有长矛大刀的小小农民武装,竟然打进了固若金汤的紫禁城!这就是震动天下的天理教起义。

天理教兴起于清代嘉庆年间,是河北人林清、河南人李文成等,利用河北、河南、山东三省的一些零散民间宗教组织,联合起来的一个小宗教。林清、李文成本为无业游民,长期浪荡江湖,在游荡中积累了谋生经验、胆略、怨恨与野心。创教之初,颇有敛财之心,入教者须交的“根基钱”都落入了教主的钱袋。给教民的承诺是“其家将来能与人富贵”,或者“来世得到好处”。随着队伍的壮大,教主感到可用这支力量来举大事。1811年林清等开始制定起义计划,预定首先攻取北京,然后周边三省接应,将满清赶回东北。因为策动了一些下层太监作为内应,竟在北京得手。但终因力量相差悬殊,很快被清政府调集的军队镇压下去。

拜上帝教 这就是由洪秀全所创立的那个不中不西、不伦不类的宗教。当然,洪秀全志不在创教,而在打天下。由于他所发动的太平天国运动席卷大半个中国,历时14年,几乎颠覆了满清帝国,成了近代中国最大的事件,当初那个小小的拜上帝教,就不再引人注意了。与白莲教、天理教这些纯粹的本土宗教不同,拜上帝教多少具有某些西方宗教元素:信仰唯一的神上帝;名义上教民互称兄弟姐妹;有某种程度的男女平等,等等。但是,这一新型宗教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却被洪秀全用来建立一个完全中国式的王朝,而且是最腐败、最黑暗的王朝,拜上帝教最初奉行的那些原则,也就不再有什么意义。

上述小宗教最终都没有成气候,因而都是失败的宗教。但它们是邪教吗?这似乎根本不成问题——历史已经作了结论:岂止是邪教,造反作乱、祸害社会,已被作为叛逆清除了。

只有较真的学究才会质疑:这不过是权势者的裁定,并未诉诸教理的逻辑。那么,就不妨参照一下通行的宗教观念。如我们在前面介绍的,白莲教等如同流行的文明宗教一样,怀有堪称正义的社会理想,信仰某个具有感召力的神,恪守某些严格、合理的道德戒律,形成了某种成熟稳定的教规教仪……。当然,这些小宗教内部肯定有种种劣迹败行。只是,这些东西亦无例外地存在于当今的世界大宗教中。

在逻辑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断言,这些小宗教就一定不能发育成一个有影响的大宗教。但在事实上,它们都失败了,历史并没有给它们机会。于其不利的条件中最不利的一个条件就是:处于统治地位的大宗教不可能让出早已占领的地盘。

就创教而言,岂止是白莲教没有出头之日,所有尚未取得合法地位的小宗教都没有出头之日。这些宗教的下场,就只能被强势的宗教或世俗力量认定为“邪教”,最后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或许有人发出不平之声:那个崇尚恐怖、作恶多端的宗教都不是邪教呢,岂不只认“成王败寇”?但谁能突破这一逻辑呢?

Sort:  

你今天过的开心吗?来一份新手村小卖部的美食吧!@teamcn-shop倘若你想让我隐形,请回复“取消”。

你好鸭,ancient-light!

@cnbuddy给您叫了一份外卖!

@wongshiying 老王 迎着台风 徒步 给您送来
小浣熊豌豆脆

吃饱了吗?跟我猜拳吧! 石头,剪刀,布~

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不要吝啬您的点赞~
@onepagex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20
TRX 0.04
JST 0.026
BTC 19099.25
ETH 595.04
SBD 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