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点原子弹

in #cnlast year

前30年中迄今仍然让一些人激动不已的事情,大概是“搞点原子弹”这一伟大成就了。好东西只搞一点,既管用又省事,岂不妙哉!西方人就是悟不透这种绝妙的东方思维。问题是,能够如同“搞点小米加步枪”一样,只“搞一点”原子弹吗?

Chinese_nuclear_bomb_-_atom_missile_A2923.jpg

各国奔核

要知道原子弹是否“搞一点”也行,不妨看看世界各国研制原子弹的历史。美苏英法四个核大国就不去说了,它们都有雄厚的科技、工业基础,而且也占尽先机。

中国 1950年代,中国在提出要“搞点原子弹”的时候,并没有自己的技术队伍与相关工业基础。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底气,那就是老大哥援建的试验性核反应堆(1958年开始运转),及其提供的相关技术资料。

可不能小看这两样东西,如果完全依靠自己奋斗,或者靠间谍窃取,那都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仅仅以上两件事,我们就不应咒骂赫鲁晓夫“背信弃义”了。不过,即便如此,也是经过近10年艰难探索后的1964年,才试验了第一颗原子弹。此后进展加快,1966年发射了第一枚核导弹,1967年试验了第一颗氢弹。当然,只在至少30年之后,才形成真正具有威慑力的核武系统。

印巴 1966年,英迪拉.甘地政府作出了发展核武器的决定;1974年,印度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1998年,印度同时试爆了原子弹与氢弹,正式步入核国家的行列。一直与印度处于对峙状态的巴基斯坦,自然不甘落后,于1972年启动核计划,1998年试验了第一颗核弹,与印度的核试验时间相差不过半个月。印巴成为核国家,大大激发了一些不安分的三流国家奔核的热情,对于防止核扩散的国际努力带来了颠覆性的后果。

利比亚 1969年经政变上台的利比亚领袖卡扎菲,是一个有几分浪漫的漫画式人物,不会不对原子弹这种有惊人震慑力的玩意倍感兴趣。

1970年,他曾以孩童般的天真,向周恩来提出买一颗原子弹,周不得不耐心给他解释:原子弹不是一种可以买卖的东西!买不到原子弹的卡扎菲于是决心自己制造,他哪里知道,这件事谈何容易,无论他有多少石油美元可供折腾。2003年,在伊拉克战争的微妙时刻,西方截获利比亚引进核技术的关键证据,在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下,卡扎菲不得不正式宣布放弃心迷已久的核计划。

朝鲜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穷弱不堪而又雄心万丈,那么就只能是朝鲜了。坚定不移地要成为核国家,必定是金家几代人在传位时的主要嘱咐。不能说朝鲜完全没有底气,它的后面曾经有两个核大国撑腰呢。

还在1950年代,朝鲜就启动了核计划。1962年,在苏联帮助下成立了宁边核能研究中心。1965年建成第一个核反应堆。1990年后,利用随苏联解体而来的国际核黑市猖獗,朝鲜收购了大量核部件与核材料,还从巴基斯坦获得了某些关键技术,核武开发步入快车道。

朝鲜日益露骨的开发核武活动,不会不触发当今世界最敏感的一根战争神经,立即引起邻国——其中就包括中国——的警惕,国际压力陡然增加。尽管有包括制裁在内的一系列国际干预,但是朝鲜的核计划依然稳步推进,2006年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此后,关于朝鲜核计划进展及实力的报道与猜测众说纷纭,真假难辨,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

伊朗 最近达成的伊核协议,似乎使致力于核不扩散的人士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个被指为国际恐怖主义后台的神权主义国家,一旦装备核牙齿的那种情景,必定会使许多人不寒而栗。幸而,伊朗的核开发并不顺利。

伊朗的核计划早在1970年代就已启动,但只是到1990年代才有某些实质性的进展,它无疑得益于前苏联核科学家的帮助。随着国际制裁的逐步升级,伊朗核计划的关键突破不免与日迁延;尽管不时传出伊朗核武即将出笼的种种报道,但直到伊核协议签字时为止,伊朗人梦寐以求的核弹,或许仍然在核专家的图纸上。

难在何处?

以上所述的奔核诸国,都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艰难求索。中印巴三国因其特有的优越条件,取得了较好的进展。利比亚一无所成自不必说,伊朗也未见完全成形的结果。朝鲜虽然自吹自擂的调门最高,但是否真的达到了传说中的水平,依然十分可疑;它自称已试爆的原子弹,就被认为仅是一简陋装置而已。由此可见,“搞”原子弹,还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无论是搞“一点”还是搞“多点”。

那么,造原子弹难在何处呢?简单说来就是:四道难关,关关难过。这四道关是:核燃料、起爆装置、核试验、投掷技术。

核燃料 铀弹所需的铀235,来自铀浓缩技术;鈈弹所需的鈈239,来自核反应堆废料的后处理技术;氢弹的原料氘与氚,来自重水生产技术。以上三者都不简单。例如,铀浓缩技术所依靠的气体离心法,要用到成千上万台离心机,不仅消耗巨量能源,而且依赖于高水平的制造业。朝、伊等国不能不千方百计依靠不易获得的外国技术。

起爆装置 且不说需用核反应引爆的氢弹,就是依靠常规炸药引爆的原子弹的起爆装置,也远非初看起来那么简单。此处不拟介绍那些琐碎的技术细节,只是指出:暗中研制原子弹的那些国家,就不免在这一难关面前一筹莫展。

核试验 这并不像当年美国在阿拉莫戈多沙漠中爆炸第一颗原子弹那么简单:掀动按钮就完事了。首先,你得有勇气突破核不扩散国际条约的限制,自愿成为国际社会中的另类。1996年,联合国通过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如果无意冒犯国际社会,就只有用高技术的替代办法,即使用计算机模拟,这对许多并不具备高水平计算机技术的国家来说,甚至是一个比造出一颗粗糙核弹更大的难题。而且,计算机模拟绝不可能达到物理试验同样的效果;否则,核大国当初就不会进行那么多代价高昂的核试验了:美苏法中四国分别进行了2047次、715次、210次、45次核试验。

投掷技术 今天,朝鲜对韩、美、日等国频频发出核威胁。这些国家之所以并未真正觉得威胁就在眼前,就是估量到朝鲜还没法子,将它可能拥有的粗陋核弹扔到远处,而扔不出去的核弹,不过是自己家中的一个高危品。要实现准确投掷,首先是将核弹小型化,仅这一点就谈何容易。其次是开发适应各种目标的运载工具,那当然是只有具备相当工业基础的国家,才可问津,而且代价高昂。还有,与运载工具配套的指挥控制系统,自然也是不可缺少的。没有以上这些,历尽艰辛造出的核弹,就只有供出售了,但谁敢做这种交易?

系统工程

看了这一切之后,你还能说造原子弹就是那点事,还能和一点汉阳造、一点小米加步枪相提并论吗?原子弹可不是什么纸老虎,只消半天工夫就可以糊出来。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系统工程,是集整部工业机器之力才能完成的庞然大物。

一个农业社会中的孤陋寡闻者,大概想象不到,造原子弹需要下述种种:

堪称先进的机械制造业,足以造出生产原子弹所需要的种种复杂装备,特别包括生产高浓缩铀所需要的气体离心机。否则,你要么就只有向老大哥去讨,要么就像卡扎菲那样,找胆大包天的西方公司去作秘密交易;以上两者都是万难成功的。如果你并无雄厚的工业基础,例如像英法日本那样,没有十年八载,岂容易搞出“一点”先进制造业出来?

堪称完备的现代技术,包括冶炼技术、化学工程技术、电子技术、计算机技术、自动控制技术等等。所有这些技术,都需要庞大复杂的现代产业系统的长期积累,根本没有法子“搞一点”足以应急的。

有足够强大的工业实力与财政实力作为后盾。单单是生产高浓缩铀所消耗的电力,就足以让一个规模不大的电网瘫痪,一个贫弱国家敢于一试吗?造原子弹更是惊人地烧钱的事,美国造第一颗原子弹,就动员了50万人,花了整整23亿美元,这一笔钱到今天恐怕已不止值2300亿美元吧?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或者像利比亚那样拥有大把石油美元的富国,可以不在乎钱,一般的小国能不在乎钱吗?

有一大批高水平专业人才,不是几个,而是成百上千个;不是一般水平,而是世界一流。美国拜纳粹德国之赐,中朝两国拜帮助培养训练的苏联之赐,伊朗拜大量输出核科学家的俄罗斯之赐,获得了所需的人才。没有这些渠道可用的国家,到哪里去得到这许多人才?

断定“教授最没有知识”的那种治国理念,到了需要“搞点原子弹”的时候,还是少不了洋教授、洋专家的。中国的核工业之父钱三强,对第一颗原子弹的制成作出了最大的贡献。不过,就在核试验前后,却被忌恨他的人有意下放到乡下搞四清去了!读到这些,能不让人心碎!核科学家们并非只有“一点”知识,而是真正学富五车,有数学、物理学、化学等学科的精深素养。核技术的突破,就是需要那样多学科的综合与交叉。

为了搞那“一点原子弹”,就得搞这么一大堆东西。面对凡夫俗子,岂易道哉!

“搞一点”的哲学

在现代文明社会,原子弹无论是“一点”还是“多点”,都不是什么令人喜爱的东西;“搞一点原子弹”这件事,也不可能占据文明史的最光辉篇章。然而,由此透出的治理哲学或政治哲学,却很说明问题,其意义已远远超出一句口语化的宣示。

首先,“搞一点原子弹”的思路,隐藏着很强的逻辑,由此而作的自然引申,开拓出一系列同一类型的构想。

例如不妨提出:在产业上,搞一点核电、搞一点高铁、搞一点民航机……;在科技开发上,搞一点网络、搞一点遥感、搞一点航天……;在学术上,搞一点尖端科学、搞一点中西结合、搞一点国学……;在政治上,搞一点民主、搞一点法治、搞一点宪政……,如此等等。所有这些,都并非不能搞,但只许“搞一点”就为难了。在一个习惯于现代思维的人看来,上述的“搞一点”是一种原始粗劣的语言,其肤浅可笑是不言而喻的。

在日常生活中,确实不免有“搞一点”的时候。例如,搞一点娱乐,搞一点社交,搞一点锻炼……。但这些都只涉及相对单纯的事物。而像核武、航天器这类高度复杂的东西,是一个庞大系统工程的产物;离开系统工程的整体建设去谈论什么搞一点,就无异于只想从生产线的最后一道工序取下产品,而忽略整个生产线。这是一种典型的农业社会思维方式。

一个在十足的草野生活中业已形成日常思维习惯的人,一旦步入庙堂,常常不假思索,以庸见来思考军国大事;那么,世人就有幸目睹天下奇观了。如果,这种以小喻大的思维模式,不只是偶尔用之,而是系统用之,就会成为一种哲学,它会横空出世,捣动天下。

这一哲学的妙处全在于,置世界的固有复杂性于不顾,敢在一点上狠下功夫。这种“单兵突进,一点突破”的哲学,会使人获得雄视天下、视一切如等闲之慨,致使让那些凡夫俗子裹足不前的盖世难题不破自消。从这种哲学看来,不必在现实中征服世界,只须在意念中征服世界;观念中的奇迹,更胜似现实中的奇迹

于是,世界奇迹就这样诞生了。一部20世纪史将这样记载着:“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就有了几十年“莺歌燕舞”的太平盛世;“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就有了文革十年的天下大乱;“一个粮食,一个钢铁,有了这两个东西,什么事情都好办了”,这就有了走向大饥荒的经济奇迹;“还要读点历史,读点经济学”,这就有了文革中靠几个读一点书的文人横扫天下的奇迹,如此等等。

Sort:  

帅哥/美女!@wherein邀请您来参加美味就是家常味带我看看,你的城市活动,展现您的精彩生活瞬间。假如我的留言打扰到你,请回复“取消”。

Coin Marketplace

STEEM 0.20
TRX 0.03
JST 0.027
TRX 0.03
STEEM 0.20
JST 0.027
SBD 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