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究是社群的人——迈克尔·桑德尔

in #cn4 months ago

马克思说,人是各种关系的产物。这里面有横向当下的关系,也有纵向和历史上的关系,历史风俗和文化成了每个人成长过程中无法分离和忽略的组成部分。相对于罗尔斯和诺奇克等个人自由主义,迈克尔·桑德尔提出了社群主义理念。

道德个人主义

课程中对道德个人主义的说明是:相信每个人作为道德主体,都是自由而独立的个体,自主选择自己的目标,只需要为自己选择的结果负责。
说到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人当然不能对不是自己选择的结果负责,不能为不是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课程中继续解释道德理想主义:个人道德责任的来源只是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群体、习俗、传统、历史……都没有关系。
关键词是“没有关系”,这样的人似乎在社会中是“原子”一般存在,每个人都一样,不同种族,文化,风俗等特点都被抹平了。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后面对所有人的假设就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忘记了自己的特殊性,成为了一个抽象的人,这样来商量社会契约,当然就不现实了。

罗纳德·德沃金提出的“国家不干涉主义”也有类似的倾向,每个人只要不影响或者伤害到别人,就可以“自由”地有自己的选择。

那位撕掉信用卡,抛弃所有财物,独自一人在野外生存的美国人,可以说没有了当下的一切社会关系,但是却过上了新时代的野蛮生活。终南山隐居的人不知道是否也是如此。除了这样独自野外生存的人,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原子”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离开社群的人。从古到今,我们人类都是以社群形式存在并繁衍的。
就像吴伯凡在课程里讲的,我们看到的树叶一定是连着树枝、连着树干、连着大地的。你不可能在空中看到一篇孤零零的树叶,它还能够茁壮、有机的生长着。

所以说,享受着社群的好处,却提出只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似乎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

社群主义

桑德尔认为,个人并不是先于社会存在的一个原子,作为个体的“自我”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在社会关系中被造就的,是被生活的共同体塑造而形成的,每一片树叶都是在树枝上生长出来的。
因此,每个人都需要为不是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要为群体负责。比如,并不是你选择谁成为你的父母,但是,绝大多数的文明(社群)都要求儿女要为父母承担各种义务。
作为中国人,就无法忽视中国传统文化、风俗带来的影响。

在某些国家,信仰也不能自由选择。你出生在某地,就必须信仰某个宗教,否则就是背叛。这个信仰或者族群身份的认定,就是社群对个人的塑造和构建。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非洲乌干达发生种族大屠杀事件,胡图族对图西族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屠杀。昨天还是邻居和同事的人,突然之间就成了生死对手,就是因为最底层的身份(社区)不同。
所以说,社群是构成人身份最重要、最底层的因素,我们首先是社群的人,然后才是自由有特色的自己。

当代人要为前辈人的事情负责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个人都寿命最多只有一百年,社群的发展却延绵不断。每个社群(国家、民族)都继承了历史上文化遗产,财富资产。辛亥革命后,国民党人从退位皇帝中继承了国土和五族共和,新中国成立后,同样也继承了这一切,甚至可以说,继承了5000年以来中华民族的文明成果。

因此,社群是个连续的主体,是需要为前辈人的事情负责的。因此,德国政府为二战时纳粹的暴行道歉了,同样,美国人应该向印第安人道歉,日本应该为二战时的侵略行为道歉。

这就是德沃金对“个人主义”的批判。

一些思考

人的本性就是群居动物,离开社群,人将一无是处。从社群中获得了多少,就要承担多少责任,这就是道德,这就是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