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主义的进步和必然

in #cn3 months ago

中国的传统文化,比如儒家学说,重点在于社会秩序的构建和稳定,也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框架。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也指出了中国人由亲疏差别、由近及远的差序结构。在这些稳定的结构,或者说社群(宗族)结构下,中国的社会有着非常强大的稳定性。1840年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再到新中国成立后的“破四旧”,旧社会的宗族结构算是瓦解了。当年李鸿章说,这是中国面对着“3000年以来未有之大变革”,诚然也。
今天的文章虽然是受西方思想史课程中迈克尔·沃尔泽的启发,却想走的更远一些。

迈克尔·沃尔泽.jpg

沃尔泽对个人主义的看法

虽然沃尔泽不希望被贴上社群主义的标签,但是,他大体还是持有社群主义观点的。沃尔泽在1990年发表了文章《社群主义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文章解释了为什么现代社会会出现个人主义,为什么呢?总的来说是由于现代社会的高度流动性。

首先是地理位置的流动性。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再限制人们在某一个地方居住,你可以在一个国家内自由迁徙,也可以在其他国家旅游和居住,这只取决于你的能力,而不是你的身份和信仰。在中国宋朝,人们是可以随意迁徙的,武大郎原本是清河县人氏,却可以在阳谷县卖炊饼。但是在元朝后,这样的迁徙就被禁止了。

其次是社会身份的流动性。在中国明朝,每个人的身份都是被固定的(固定编户),军户的子子孙孙都必须有人当兵,商户就只能从事商业。西方国家也大多是父业子承。现代社会的人基本抛弃了这些做法。

第三是婚姻的流动。西方由于宗教的原因,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即便是贵为英国国王,也不能随意离婚。中国旧社会中,离婚通常对于女性来说,就是一场灾难。因此,在以前社会中,离婚是比较稀罕的事情。而现在,离婚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根据中国民政部2018年4季度的报告,2018年中国离婚登记共计380.1万对,结婚登记共计约1000万对。

最后是政治上的流动性。政党派别不在成为约束人的终极力量。比如,美国政客,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变更党籍,丝毫不影响作为政客参政。

个人主义是怎么来的

从迈克尔·沃尔泽对个人主义的批评来看,似乎是因为现代社会的高度流动性导致了个人主义盛行。可是这两者的因果关系并不是那么肯定的。

英国历史学家艾伦·麦克法兰所写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其中有一个有趣的事情。从十三世纪开始,英国的农民就跟世界其他地方的农民产生了巨大的差异,个人而不是家庭才是社会和经济活动的基本单位。英国农民广泛使用货币,只有长子继承财产,其他孩子很可能选择迁徙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因此,人们在社会中的角色是以个人为单位,而不是家庭。

在这种情况下,私有财产是基于个人存在的。因此,也就产生了从经济学角度上说的,绝对的个人产权。对个人私有产权的萌芽以及强化,以及与之相伴的市场经济,才是英国工业革命成功的社会文化基础。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是个人主义促进了工业革命,是现代化社会的源头。中国有着比较高的个人主义的宋朝原本是有机会进入工业化社会的,但是被文明更落后的蒙古人所灭,重新进入僵化的社会组织结构中,错失良机。

个人主义的优势

所谓个人主义并不是被沃尔泽所批评的“个人原子化”,早期的社群主义所说的社群,其实是一种固定的、僵化的组织。比如中国旧社会的家族组织,你从出生开始就被绑定在家族中,你没有办法获得其他不同组织的身份,也就意味着更少的自由。现在的个人主义,更加崇尚自由。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和其他人组织成不同的社群。比方说,某段时间在A公司从事某种职业,另外的时间可以在B公司从事职业,甚至可以在业余时间为其他公司解决问题(互联网上就有很多征求解决问题的悬赏)。

罗振宇曾经提出过U盘化的生存方式: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这里面,自由协作才是重点,每一次协作都是一个临时的社群组织。

所以,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以前的社群是在一个维度上组成固定社群,现在社会是在多个维度组成社群。因此,个人拥有了更多的自由。表面上是个人主义,其实是社群主义的多重化。最终的效果是经济效率更高,组织效率更高。因此,现代化和个人主义是必然联系在一起的,个人主义和现代化是个互相促进、互相成就的一对因素。

罗振宇的课程中曾经讲到二战时期美国的一个案例,这个案例充分体现了个人主义发挥的巨大作用。

美国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在珊瑚海海战中严重受损,在日本人看来,至少要90天才能修复。可是美国人充分发挥个人主义的特点,在68个小时内修复航空母舰,让航空母舰基本恢复了战斗力。美国人是怎么修复航母的呢?没有蓝图,没有勘测,只有1000多名工人冲上航空母舰,焊工,电工,木工,逮着什么修什么,基本上由自己或者小团队做主做决定进行修复。最后一个修理工,在航空母舰摇摇晃晃出发后,才由摩托艇接回来。这艘航空母舰的修复速度是日本人打破脑袋也不敢相信的事情,所以在后面的战斗序列中,没有被日本人考虑在内。这种效率,日本人的集体主义是绝对做不到的。
但是,我认为这不是简单的个人主义,也不是所谓的“原子化个人”,而是用更高的愿景或者说共同目标来统率个人主义,这是一种更高效率的组织形式,能够发挥出更大的效率。

一些思考

人是群体动物,永远都离不开社群,就像树叶离不开树。现代社会的社群是高度流动,高度自由的。这其实是更高级的社群主义,意味着更多的形式,更自由的组合方式。如果将社群形式看成生命的话,以前是单一的巨无霸,就像侏罗纪世界的恐龙,现代社会的社群就是寒武纪的生命大爆发,每个人都在不同的社群中。社会中有无数的大大小小的社群组织。
在今天个人主义的社会中,我们的生活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加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