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社会正义的罗尔斯——无知之幕

in #cn4 months ago

公平公正公开

随着普通民众对自身权利的觉醒和社会的进步,大家对于公平公正公开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可是,有没有真正仔细思考过什么是公正公平公开?为什么在寻求公正公平的同一群人会有激烈的争论乃至于冲突?

有一天,在刘润的文章里了解到他关于公平公正公开的讲解,可以说是比较清晰的说明了什么是公平公正和公开。

所谓公平,就是用相同的规则约束所有人,类比就是用“同一把尺子”丈量事物。比方说,法律年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就是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人的行为规范。

所谓公开就是让人民群众了解,应用规则过程,也就是使用那一把尺子丈量的过程公示给民众,整个过程没有黑箱操作,这部分是最容易理解的。

那什么是公正呢?这可能是这三者之中最难以解释和最难以理解的一部分,所以我把它放在最后。所谓的公正就是选择哪一把尺子来进行丈量。那究竟谁有权利选择这把尺子呢?

现实中的公正原则,也就是那把尺子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先举个分蛋糕的案例:

如何分蛋糕

如何能够将蛋糕分得均匀,以前有一个比较好的方案,就是切蛋糕的人最后拿蛋糕,这样就会分得尽可能一样大,否则分蛋糕的人会拿到最小的部分。但是这只是分蛋糕的一种方式,一种尺子,也就是说它只是公正的一种方案。

这样分蛋糕,同样会有人有不同意见。比方说做蛋糕的人说我做蛋糕的人应该多分一点呢,还有人说我们要根据胃口大小来分蛋糕,最后寿星公说,今天我过生日好吗?应该我说了算。

世上尺子有无数,所以公正的方案,也就是那把尺子才是永远的难点和焦点,尤其是面对上大学,就业和医疗的时候,如何制定规则才是公正的呢?我们在这里就引进了约翰·罗尔斯的无知之幕。

v2-c7227ca5f69e49283964f434fcdf657c_400x224.jpg

无知之幕

无知之幕是罗尔斯的构想,假设大家站在无知之幕背后,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及一切个人特征(无知)。这时候,大家来利用理性,讨论和制定社会契约,也就是制定那把“公正的尺子”。无知之幕的巨大作用就是屏蔽了各自原有的社会关系和个人特征,以此为“原点”,契约就会最大可能做到“公正”。

罗尔斯从无知之幕推导出了两个原则:

第一、平等的自由

站在无知之幕后面,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最低限度不要让自己成为奴隶,难以生存,不要让自己成为在旧中国被家族逼着为没有见过面的丈夫守节自杀的妇女。所以,第一个公正原则就是“平等的自由”,每个人都享有一系列基本的自由,比如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比方说,美国的宪法第一条就规定,人人生而平等。

第二、“公平的机会平等”和“差异原则”

罗尔斯的最初结论是完全平等分配,可这根本不符合人性,更加与经济学规矩相抵触。于是,罗尔斯提出,我们能接受某些不平等分配,但是要满足两个限制。第一个限制是“公平的机会平等”,比如,不能让所有人都成为公务员,但是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机会,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公务员,这就是机会平等。而且,要尽可能让大家有一个相同的起跑线(虽然这是不可能的),比如,九年义务教育,高考政策向偏远地区倾斜等等。

但是,无论如何,起跑线都是有区别的,或许你先天残疾、先天智力低下,这些都是你无法选择也无法决定的。

那怎么办?罗尔斯提出,这时候就有第二个限制,给予环境最差的群体以额外分配,改善条件,这就是“差异原则”。政府通过税收的方式,给予贫困人士以福利;美国大富豪们将自己的财富通过慈善活动救济穷困人群,都是这种“差异原则”。

无知之幕是一个非常亮眼的创意,让我们回到“原点”,用理性思考,这样才容易制定出让更多的人认为“公平”的政策。

一些思考

不管有多少思想家提出理论,不管多少政客代表选民做出选择,总是有人不满意目前的“公正”状态,社会“公正”永远都是在争论中完善,就像那永远在打“补丁”的民主政策。

640.jpg